一级农村系列毛卡片一级农村系列毛卡片,野外的艳史片野外的艳史片

发布日期:2021年04月18日
中国西藏网 > 文史

【藏北故事】爱心“天路”写传奇

发布时间:2021-01-28 08:43:00来源: 中国西藏网

  今年,青藏铁路已开通运营15年。青藏铁路在为西藏经济发展插上腾飞翅膀的同时,也为西藏患者架起了一条就医便捷通道。

  这是北京儿童医院医生在北京西站为术后乘火车返藏的先心病患儿送行告别(唐召明2012年9月28日摄)

  15年来,乘坐青藏列车进出北京等地治疗先天性心脏病的患儿就有上万人次,青藏铁路也因而成为世界上一条最有爱的铁路。

  ——2008年8月16日,北京市民资助治疗的小欧珠在北京结束心脏手术治疗后,乘火车返回西藏家乡。

  ——2012年2月8日,6名在北京武警总医院免费接受完手术治疗的西藏先心病患儿乘火车返回西藏。

  ——2012年9月28日,在北京接受免费救治的14名西藏先心病患儿术后与北京安贞医院和北京儿童医院医护人员告别,乘火车返回西藏。

  ——2014年10月16日,社会各界资助治疗的西藏先心患儿其美拉姆在北京安贞医院结束二次心脏手术治疗后,乘火车返回西藏家乡。

  ——2015年11月11日,在北京安贞医院接受免费治疗的16名西藏先心病患儿术后分批乘火车返回西藏。

  ……

  这些西藏先心病患儿经北京医生的护心手术后,从此拥有了一颗健康的心,重新拾回儿童的欢笑。

  这是其美拉姆从北京乘火车返藏时,与阿爸和阿妈在北京西站所乘坐的京藏列车前合影留念(唐召明2014年10月17日摄)

  我清楚地记得:6年前,2岁多的藏北尼玛县先心病患儿其美拉姆从北京乘火车返回西藏时,她父亲次仁石达用手机拍下她在列车通过海拔5000米左右唐古拉区段时的淘气照片,并用微信发给我和北京安贞医院小儿心脏病专家顾虹博士,一同分享小拉姆身体恢复良好所带来的喜悦和感激。

  转眼间几年过去,北京众多爱心人士曾捐款救助的小拉姆身体恢复怎样了? 2019年9月,我作为北京建藏援藏工作者协会的志愿者来到藏北向牧民捐赠高原捡拾车,有机会再次看望了活泼可爱的小拉姆。她术后身体恢复得很好,长高了,也长胖了。临别,刚上小学的小拉姆抱着我,悄悄地送给我她心爱的小盒装礼物——一束玫瑰。

  现在每逢节假日,小拉姆都要用她阿爸的手机同我和顾虹医生进行微信联系。前些日子,小拉姆发来她学习成绩优秀、获得奖状的图片。她在电话里说:“叔叔,我想你了。你寄来的《十万个为什么》,我可喜欢读了!”

  这是北京安贞医院小儿心脏病专家顾虹,在与乘火车进京、准备手术的藏北比如县先心病患儿交流(唐召明2015年11月10日摄)

  顾虹说,在素有“世界屋脊”之称、平均海拔4500米的青藏高原,先天性心脏病发病率很高。正常情况下,在母体中的胎儿肺部不呼吸,而是通过动脉导管开放来和母体进行氧气交换,随着氧浓度在出生后增高,动脉导管会自动关闭。但是由于高原缺氧严重,一些新生儿的动脉导管无法闭合,这就导致了先心病的发生。其海拔越高,先心病的比例也就越高。

  为此,内地派医疗专家到西藏帮助筛查先心病患儿也就成了一项十分重要的工作。青藏铁路的开通运营,为这一工作的大力推进和西藏先心病患儿进京手术治疗无疑提供了极大的方便,把过去遥不可及的事情变成了现实。

  2011新年伊始,我和顾虹应邀参加一个爱心机构组委会的一个座谈会。座谈会上,我的一篇反映西藏先心病患儿陷入救治困境的参考报道,成为日后启动救助西藏先心病患儿强有力的推进剂。

  2月26日,中华慈善总会在人民大会堂隆重启动了“为了我们的孩子——千名少数民族贫困家庭先心病儿童救助行动”。

  截至到目前,“救助行动”的爱心医疗队20多次深入西藏、青海、四川、广西等省的少数民族地区,行程40余万公里,对56万名少数民族儿童进行筛查,已成功为3636名贫困家庭的先心病患儿实施了免费手术治疗,使他们重获新生。

  与此同时,西藏还实施了“双百工程”,即包括北京在内的17个援藏省(市)和17家中央援藏企业,每年分别解决100名先心病患儿的救治和100名西藏籍大学毕业生就业的援藏资金投入。

  这是乘火车进京治疗先心病的患儿卓嘎,在火车将抵达北京时,给阿爸打电话报平安(唐召明2012年9月18日摄)

  目前,在援藏省市和中央企业的帮助下,以及在一些地方企业和慈善机构的赞助下,西藏上万名0至18岁的城乡儿童、少年先心病患者先后乘火车到北京、辽宁、吉林、湖北等地接受免费治疗。至此,他们有了一颗健康的心脏。

  但由于西藏地广人稀,医疗设备落后,医务人员缺乏,要对西藏儿童特别是新生儿实施及时有效的先心病普查还十分困难。如2008年,我跟随顾虹率领的国际医疗小组在西藏浪卡子县进行先心病患儿筛查。这里每年新生儿数量在480人左右,共有小学在校生3856名,初中在校生2076名,而8乡2镇全部医务人员仅有24人。

  浪卡子县卫生局局长旺堆说,国家对西藏实行免费医疗后,缺药现象不存在了,但缺医问题仍十分严重。在一些城市周边县,医务人员明显超编,但越是海拔高、农牧民集中的偏远县,医务人员越紧缺,这就造成了人员配备的“头重脚轻”。

  尤其是在海拔高、自然环境恶劣、交通不便、医疗条件差的藏北高原,还有很多先心病患儿一时不能得到全面的筛查和治疗,许多工作在这里也仅仅是开始。

  2015年4月12日,我在北京安贞医院导管室,再次见证和报道了当天对藏北安多县12名先心病患儿实施心脏手术治疗的全过程。

  当日,藏北高原首批进京治疗的先心病患儿共有13名。这批手术患儿最大的17岁,最小的只有1岁多。除17岁的桑美在等待手术外,其他患儿主要在“顾虹团队”的努力下完成全部内科介入手术治疗,恢复良好。

  紧接着4月22日,安多县第二批13名较为严重的先心病患儿仍由“顾虹团队”挑大梁完成介入手术。其中就有首批留下来的17岁患儿桑美。

  当日中午1点多,我在安贞医院导管室看到,顾虹身穿10多公斤重的红色防辐射背心,在温暖无影灯下为大男孩桑美实施心脏介入手术。由于桑美的心脏缺损很大,心功能不全和重度肺动脉高压,手术即意味着风险……一级农村系列毛卡片一级农村系列毛卡片,野外的艳史片野外的艳史片

  随着现代医疗科学技术的进步,现在有些先心病已不用做外科大开胸手术,只需做内科介入手术就能解决问题。即从患者大腿处的股动、静脉插进去一根鞘管,把这根鞘管送到缺损或未闭合的动脉导管位置后,再沿着鞘管送进一个像小伞一样的封堵器堵住缺损或未闭合的动脉导管就可以了。创口只有豆粒般大小,故也叫微创手术。

  然而,桑美的心脏缺损实在太大,需用粗大的鞘管。但粗大的鞘管弯曲起来太硬,很难将鞘管送入降主动脉。顾虹顶着稍有不慎就会捅破心脏血管的巨大压力,通过显示屏精心操作。她凭着娴熟的高超技术和20多年的临床经验,经过近1小时的挑战,使用超大号封堵器最后为局部麻醉的桑美堵住了心脏上的两个缺损大洞,完成介入手术。当她走下手术台时,已是汗流浃背,汗水早已浸透了绿色的手术服……


这是一位母亲怀抱患先心病的孩子乘火车进京治疗(唐召明2012年9月18日摄)

  今天,像西藏这样小儿心脏病高发、医疗资源又相对落后的特殊地区,许多先心病患儿还需要到医疗条件较好的内地进行手术治疗,在相当长的时间里,铁路运输依然是一条最好的解决途径。“天路”列车无疑在为西藏绝大多数先心病患儿出门治病方面,不仅提供了最强有力的交通保障,也为他们的家庭生活撑起了希望。(中国西藏网 文、图/唐召明)

(责编: 常邦丽)

版权声明:凡注明“来源:中国西藏网”或“中国西藏网文”的所有作品,版权归高原(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任何媒体转载、摘编、引用,须注明来源中国西藏网和署著作者名,否则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